脆弱的意識漸漸剝離 慢慢的不發出腳步聲地 化作灰燼粉碎散落 只是這樣… 就只這樣… 消失無踪 明知這盲目的感情 比起無力不如說是卑劣 在混沌意識的深處匍匐 向潛在意識追問 並沒有看見眼前的蓮花 在俏然靜立的季節將呼吸埋葬 等待救贖的你已不在 再也不會傾聽的枯詩 是毫無原由的哭泣 因為喪失所淌流而出的眼淚 隨著痛苦一同垂下 誰也見死不救似的 閉上了眼簾 被螺旋纏繞的身體 被慢慢地慢慢地絞碎 像有千根針刺排回在喉嚨 我能解救些什麼? 蓮花就在眼前死去 在俏然靜立的季節將呼吸埋葬 等待救贖的你混身濕透 再也不會傾聽的枯詩 是毫無原由的飲泣 如降下的霞霧終於放晴一樣 像活過的證據不會消失一樣 如果這首詩能傳達給你的話 會被認為是偽善吧 在俏然靜立的季節將呼吸埋葬 等待救贖的你混身濕透 像能被聽到一樣而發出的聲音 是無法挽回的罪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